送岳父远行

2015年4月29日 08:20 作者: STY

  编者按
  今年清明节当天,《河南日报》刊发了三门峡市委书记杨树平撰写的文章《送岳父远行》,文章饱含深情、感人至深,在祭奠先烈,缅怀亲人的同时,给人以深刻启迪。
  从2013年清明节至今,杨树平先后发表了《清明时节忆妈妈》《爸爸的未了情》《爷爷留下的》《送岳父远行》等4篇文章,将思念寄诸笔端,深情刻画了四位“老革命”形象,他们是千百万革命先烈和普通劳动者的优秀代表。读者从文中不仅能感受到他们前仆后继、舍生忘死的革命气概,也能感受到中国共产党的优秀传统和作风,以及这个革命家庭勤俭朴素、严于律己、忠诚奉献、执着追求的优良家风。
  清明时节忆故人,良好家风留心间。今天,本报转发此文,让我们一起重温历史、缅怀先烈、继承遗志、砥砺前行。
  岳父走了。今年元月二日遗体告别那天,大厅里没有一个花圈,没有一副挽联,只有我女儿女婿用电商快递从云南购来的一朵朵洁白的、菊黄的鲜花簇拥着老人家的遗体,他的面容是那么安详,场面是那么平静。告别的人群里,只有我们兄弟姊妹们和一些亲戚、邻居,整个告别仪式不到半个小时。这是遵照老人家的遗愿来安排的。按他的临终嘱托,还要把他的骨灰撒到他生前战斗和工作过的地方。
  我的岳父周超,原名周道营,1920年出生在江苏省睢宁县马浅村一个农商兼作的殷实家庭。岳父的父亲叫周祥顺,人称周二爷。据睢宁县县志和马浅村村志记载:他仗义疏财,秉性刚强,疾恶如仇,爱打抱不平,骨子里蕴藏着爱国爱家情怀和大义凛然的民族正气,是睢宁县赫赫有名的抗日英雄。他有两件壮举在当地广为流传:第一件壮举,是他把日本兵扔水井里。1943年麦收季节,日寇来村里扫荡,乡亲们奋起反抗。周祥顺独个儿和一个落伍的日本兵拼命,日本兵用刺刀穿透了他的下巴,他一个箭步把那日本兵抱住扔进了水井里,并用长木杆猛捣那日本兵的脑袋,直捣得那家伙鬼哭狼嚎。第二件壮举,是他冒险背回抗日义士的尸体。1944年的一天,日寇以“通匪”等罪名抓走了马浅村4名村民,并在东门外将其砍头示众,由于离鬼子的炮楼据点太近,没有人敢去收尸。周祥顺趁天黑从黄河故道爬过去,背上背着尸体,用牙咬着装着人头的布袋子,一连爬了四个来回,终于赶在天亮前把一个个尸首抢回来。1947年春天,周祥顺因带领乡亲们反抗国民党反动军队抓壮丁而被捕,并遭到严刑拷打,于1948年被迫害致死。我的岳父正是在这种环境下成长的。他从小就跟着自己的父亲打日本、斗汉奸,1937年参加地方抗日民兵组织,1941年5月加入共产党,随新四军三师黄克诚部,转战在苏北邳(邳县)、睢(睢宁县)、铜(铜山县)、灵(灵璧县)一带。解放战争期间,他参加了苏北、鲁西南、莱芜、孟良崮、淮海等战役,之后转到地方工作。1983年,他从商丘地委常委、组织部部长任上离职休养。
  我对岳父的深刻了解,始于1983年底我在商丘地委党校学习期间与老人的几次长谈。已经离职休养的他,在谈到党和人民的事业时依然是那么忠诚、那么坚定。他反复给我讲解客厅里挂的那个条幅:“保金石斯躯,养浩然之气”。他说,从战争年代走过来,等于是从死人堆里爬出来的,能活下来就是最大的幸运、最大的幸福,还有啥不满足的?他经常对我讲,在60年代3年困难时期,他到农村一住就是两年,和农民群众同吃、同住、同劳动,想方设法让群众吃饱饭,那里的老百姓因此很感谢共产党。他还时常回忆,他在文化大革命期间受迫害,被下放到搬运公司工作,他和那里的工人同志打成一片,得到他们的拥护和保护。他从这些经历中得出这样的结论:干部只有把根扎在基层老百姓中,才能经得起任何风雨的考验。
  岳父对子女爱得很深,但要求又特别严格。据我爱人讲,父亲从不体罚子女,从来都是耐心细致地说服教育。哪个孩子身体素质差或者在工作学习方面吃力,他就格外关心,不愿看到任何一个孩子掉队落伍。爱人常常讲,小时候父亲每周给孩子们讲时事政治,对答题好的给予表扬奖励;对答不好的他会盯住不放,一定让你补课跟上。岳父要求子女们从小就要低调做人,靠自己奋斗谋生。他在担任商丘地委常委、组织部部长期间,没有一个子女是靠他的权力和影响就业、调动和提拔的。我和爱人周淼是1984年结婚的,没有办一桌酒席,没有请一个客人,没有举行婚礼,没有照婚纱照。30年后,我女儿女婿结婚,也是这样做的。每当亲戚邻里们议论不应该这样过分寒酸时,岳父总是站在我们一边说话:“家庭内部的事,不需要拿到社会上张扬。”
  岳父有个爱好,就是吹箫。每年国庆节或“五一”节,他总爱把儿女们叫到一起,讲一遍苏武牧羊的故事,然后用他那一直珍藏在身边的长箫,吹一曲《苏武牧羊》。箫声是那么悠扬,那么凄婉,那么悲壮。从他的箫声里,我们可以想见当年在日寇铁蹄蹂躏下国破家亡的凄惨景象;从他的箫声里,我们分明看到他毅然奔赴抗日战场的那份壮怀激烈。每一次,一曲下来,我的岳父眼含泪花,儿女们一个个泪如雨下。
  岳父有个一技之长,就是叠芝麻糖。每年农历腊月二十三,无论工作再忙,他也要全家人等他回来,看他叠芝麻糖。从把糖加热成糖稀,到在案板上配料,把芝麻仁、爆米花和糖稀拌在一起,再到摊片、切段,那娴熟的动作,根本看不出他是个从没做过一顿饭的“大男子主义者”。一家人欣赏着他的手艺,听他讲老灶爷吃了芝麻糖上天言好事的故事,说说笑笑,其乐融融。他这个不怎么顾家的工作狂,一下子变得亲切可爱了。
  岳父从战争年代过来,经历过困难时期,养成了省吃俭用的生活习惯。晚年的他,都八十来岁的人了,往来于郑州、商丘之间,无论作为关工委主任联系关心下一代工作,还是检查身体,他都是坐火车或搭别人的便车,从不让组织派专车。在市区办事,他坚持步行或挤公交车,从来不舍得搭出租车,我们怎么劝他也不行。
  岳父最喜欢吃的是粗茶淡饭。逢年过节全家人团聚,有时候到稍高档点的饭店订上一桌饭,老人家看到哪道菜价格高,就会一脸不高兴,甚至会发火。为了不惹老人家生气,后来全家团聚时就定点到了一个叫野生鱼馆的农家饭庄,干炸小白条鱼、干炸泥鳅、蒸野菜、烧饼夹肉、芝麻叶或红薯叶面条等,一顿饭下来,十多个人,消费三五百块钱,老人很高兴。
  2014年9月11日,我作为河南省新四军和华中抗日根据地历史研究会会长,去商丘参加彭雪枫同志殉国70周年公祭活动,因雨天路滑,晚上11点才赶到家中看望岳父。老人见到我,立马从床上坐起来,拉着我的手说:“你也早点休息去吧,明天参加完活动,我们还去野生鱼馆吃农家饭吧!”我说:“好,明儿我们还去吃农家饭。”谁知第二天活动一结束,我就直接去省里参加紧急会议了,一直到12月30日老人家与世长辞,我也没能兑现与他一起吃农家饭的承诺,这成了我终生的遗憾。
  岳父走了,但他留下的爱国、忠诚、敬业、勤劳、节俭的家风,永远铭记在我们心间。

已读 5184